观点综述,东三省经济增长持续排名垫底

摘要:靠什么拯救东北经济 面对东北经济生态怪圈,仅靠国家大项目投资,或财政金融体系给国企输血是不够的 □ 本刊记者 降蕴彰/文 东北三省经济增长持续在全国各省份排名中垫底,如何振兴并拯救东北经济,成为社会关切和决策重点之一。8月下旬国家发改委公布新一轮...

图片 1

  靠什么拯救东北经济

  当前,东北进入增长动力缺失期,其深层的问题是根深蒂固的结构病、发展方式病在作怪。东北实现振兴,首要的是闯过“结构关”。同时,需要投资环境的改善和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解结构性矛盾。

  面对东北经济生态怪圈,仅靠国家大项目投资,或财政金融体系给国企输血是不够的

  研讨会综述

  □ 本刊记者 降蕴彰/文

  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东北振兴的多次重要讲话精神,由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以下简称振兴院)共同发起,联合哈尔滨、沈阳、长春、大连四市政府共同主办的“破题发力:东北全面振兴的新体制与新机制——2016东北振兴论坛”于8月19—20日在哈尔滨市举行。来自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领导、国家级智库的专家学者、东北地区科研机构与高校的专家学者、企业领袖、新闻媒体和哈尔滨、沈阳、长春、大连四市市长及其率领的论坛代表团共1300余人出席了论坛。与会专家围绕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目标推进东北经济结构调整,展开深入研讨。

  东北三省经济增长持续在全国各省份排名中垫底,如何振兴并拯救东北经济,成为社会关切和决策重点之一。8月下旬国家发改委公布新一轮振兴东北实施方案,透露将在东北地区实施127个重大项目和投资1.6万亿元等重要信息,外界高度关注并颇有忧虑。

  推动东北制造需从数量扩张型向质量效益提高型升级

  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一位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发改委等方面在制定实施方案过程中,针对东北的大部分重大投资项目就已经落地,今年一季度,国家对东北的投资就超过6000亿元。与过去投资主要流向钢铁、煤炭、水泥等过剩产能行业不同,新一轮投资主要是针对基础设施、重大公共性设施、民生设施等 “有效投资”。

  与会专家认为,当前,东北进入增长动力缺失期,其深层的问题是根深蒂固的结构病、发展方式病在作怪。东北实现振兴,首要的是闯过“结构关”。

  方案决定投资公共设施领域和民生领域,一方面是为了弥补较长时期以来,东北地区在基础设施和民生投资的欠账,增强与华北、华东等区域的快速通达能力,以此推动有潜力的新兴产业;另一方面是为了发挥政府投资的引导和拉动作用,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进来,让社会投资逐步成为东北地区民生和基础设施建设的主力。

  1.工业增速、工业效益既是上一轮东北经济发展的原因,也是本轮东北经济困难的症结。

  业界普遍认为,现在东北正面临着“体制机制死板—经济下行—人才流失—财政吃紧—社会保障无力—生育率下降—经济下行”的生态怪圈,仅靠国家层面的大项目、大投资,靠财政和金融体系给国企输血,并不能拯救东北。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振兴院专家委员会主任刘世锦认为,目前我国产能严重过剩地区的共同特点是以重化工业为主。东北地区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典型和突出,主要表现在东北地区的重化工业比重较高、在重化工业领域国企占比高,即所谓的“单一经济结构困局”。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聂辉华认为,东北经济下滑的原因,主要是长期的计划经济和国企思维,导致营商环境日趋恶化,国企民营都缺乏活力。上一轮国家振兴东北也只是给钱给项目,并没有改变整体营商环境。因此,东北再振兴必须反思以往思路的成败经验,在制度创新上做文章。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振兴院院长迟福林认为,东北一次振兴重视基础设施投资和重化工业发展,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在结构调整、制度创新等方面存在明显短板,遗留了一些重要矛盾和问题。未来10年,要以结构调整为重点,以体制机制创新为关键,以形成先进制造业基地为目标,实现东北二次振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主张在东北搞经济特区,具体的办法是,东北三省与广东、浙江、江苏三省分别展开对口合作,开办特殊合作区,面积可以相当于一个地级市的范围,主要沿用东南三省已有的经济发展和市场经济体制政策、规则,形成合理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机制。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振兴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常修泽认为,近年来,在国内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原来的结构病“水落石出”,再叠加人口等多种问题,使得整个东北进入增长动力缺失期。突出表现在:一是工业比重大,其中重工业、“原”字头比重过高;二是服务业发展滞后。

  对于刘世锦等专家提出的在东北搞经济合作特区,东北某央企的一位副总这样分析,东北三省与广东、浙江、江苏三省的“空间跨度较大,而且东南也没有那么大的产业转移体量”。新一轮振兴东北的突破口应该是扩大对外开放,尤其是国际产能合作上,“通过产能输出去、引进来,吸引外资高端制造业在东北落户”。比如,去年12月经国务院批复,在沈阳建设的中德沈阳装备制造产业园,就是东北扩大对外开放的“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既然德国人能看重东北,说明东北在制造业上还是具有相当的竞争优势”。

  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振兴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曹远征认为,工业增速、工业效益既是上一轮东北经济发展的原因,也是本轮东北经济困难的症结。东北经济以第二产业为主,其中基础产业与装备制造业又是重心。在全国产能过剩日益严峻的形势下,结构单一问题日益凸显,出现第二产业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现象。

  落户沈阳的中德产业园区发展的,是智能制造、高端装备、汽车制造、工业服务四大产业,到目前为止,已落户35家来自德国、欧美等国的高端企业,总计各类项目204个。

  振兴院副院长李凯认为,结构不合理是造成老工业基地经济后劲不足、增长乏力的主要原因。目前,东北地区结构性问题主要表现在四个偏离:工业结构的偏离、固定资产投资结构的偏离、第三产业结构的偏离、高技术产业结构的偏离。纠正以上四个偏离是实现东北全面振兴的关键。

  比如在机器人及智能装备领域,汇能焊接工业机器人系统的集成项目已经投产,德国库卡机器人应用研发示范中心、德国纽卡特工业机器人行星减速机等项目也已开工建设;在汽车及零部件制造领域,已经陆续有德国慕贝尔汽车悬挂弹簧、德国本特勒汽车悬架、西班牙海斯坦普汽车组件等20多个项目投产。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东北经济断崖式下滑是长期积累的经济结构问题的集中显现,具体表现为资源性衰退、结构性衰退、体制性衰退和人口红利的消失。

  避免重复投资

  2.区域经济发展缺少大规模产业尤其是消费品工业的支撑,是东北经济增长乏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央启动上一轮振兴东北战略是在2003年,根据国家发改委东北振兴司统计,实施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战略十年来(2003年-2012年),东北三省地区国内生产总值比2002年的1.14万亿元翻了两番多,年均增长达12.7%,而同期全国平均增速为10.7%。上一轮振兴东北战略有力地推动了东北地区的十年快速发展。

  李凯认为,东北地区的产业结构背离了全国产业结构的变化。其产业结构仍然以传统产业为主、以重工业和工业品生产为主,区域经济发展缺少大规模产业尤其是消费品工业的支撑,这是东北经济增长乏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东北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是在2014年,到去年,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的GDP增速分别为5.7%、6.5%、3%,是全国倒数第二、第四与第一,全国14个GDP负增长地级市中有6个是在东北地区。今年上半年,黑吉辽三省的GDP增速分别为5.7%、6.7%和-1%,对比其他省份,东北三省的经济增速依然不容乐观。

  刘积仁认为,东北产业结构最大的问题是B2B比重过高,东北所生产的产品很少用来直接消费。过去10多年,东北制造忽视了个人消费品的生产和产业发展,当出现产能过剩时,东北在整个产业链条中受到的伤害最大。

  令人担忧的是,经济下滑的负面效应已经逐步传导至社会领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有关东北经济即将全面崩溃,部分央企、国企陷于严重亏损困境、拖欠职工工资的报道已频繁见诸报端。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龙煤集团下属的双鸭山煤矿发生的讨薪事件更是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3.东北制造需要从数量扩张型向质量效益提高型升级。

  对于近两年东北经济增速的急剧下滑,现在国内专家们的看法较为统一,总结起来大致有三点:第一,产业结构单一,过度依赖资源产业和依靠工业,尤其是重工业。传统的资源型产业结构和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使东北已经形成了较为单一的产业结构。第二,所有制结构单一,国有经济占比过高。以官方公开数据来说,2014年东北三省国有企业资产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资产的比重平均为50%左右,而全国这一指标是在10%左右。在中国经济从要素推动向效率驱动转变的过程中,央企、国企的低效运转最终导致经济下滑。第三,年轻人口、优秀人才净流出。由于经济寒流侵袭、市场环境恶化、平均工资增速缓慢等因素,东北持续出现大量的年轻人口净流出,优秀人才更是流向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曹远征认为,需求因素既是东北工业上一轮增长的原因,也是此轮下滑的原因,在需求难以持续扩张的情况下,东北经济需从数量扩张型转向质量效益提高型。

  在中央推进上一轮振兴东北的进程中,从国家层面上曾出台了一系列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方案,像2004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2005年出台的《关于促进东北老工业基地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实施意见》、2009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都对东北地区发展经济给予了极大的政策倾斜。其外,国家财政也多次出手,用“输血”方式推动东北发展,但从现在东北经济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矛盾来看,重复投资、有效投资不足、投资效应递减等问题突出。

  辽宁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谢地建议,一是利用第三次工业革命与第四次工业革命叠加的战略机遇,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二是超越以一、二、三产业比重变化为基调的产业结构调整思路,在一、二、三产业提质增效、发展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上下功夫;三是支持东北老工业基地中已经具有一定国际竞争优势或潜在竞争优势的先进装备制造业企业的发展,在并购重组、研发投入等方面给予扶持,通过龙头企业带动加快培育东北产业在国际国内竞争中的新优势。

  前述接近国家发改委专家分析表示,从2003年到2014年,东北三省的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幅是在30%左右,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从30%上升到80%以上。在投资这把双刃剑的作用下,东北三省和其他省份一样,均被投资效应递减、有效投资不足、杠杆率迅速攀升三大问题困扰。

  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提出,东北工业需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实现三个转变:一是从东北制造向东北创造转变,二是从数量向质量转变;三是从产品向品牌转变。实现东北制造的转型升级,需要投资环境的改善和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

  东北的问题要比其他地区更严重一些,首先从投资效应下降速度来看,单位固定资产所产出的GDP明显下降,2014年只有1.07低于西部地区的1.12,东北是全国单位产出最低的区域。其次是从有效投资不足来看,大部分的固定资产投资流向了钢铁、煤炭、水泥、火电等过剩产业。东北地区产能利用率的持续下滑,三省都在全国倒数五名之中,大规模的投资并未促进生产可能性边界的扩张,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有效投资显著不足。最后从杠杆率攀升程度来看,东北地区杠杆率不断增加以此带来的不良资产率也在攀升,现在黑龙江、吉林两省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6%与3.68%,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8倍。

  梁启东认为,东北经济结构调整,应瞄准服务业、农业、新兴产业、轻型产业、民营经济、中小微企业等新动能的培育。

  在经济出现整体下滑、产能过剩日趋严重的同时,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出现了明显的分化,从省级层面上看,吉林、黑龙江的发展速度要好一些,与全国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而辽宁的经济形势最为严峻,增长曲线是一路下滑。

  产业政策需要根据产业转型升级需求调整

  在固定资产投资、工业增速、财政收入等方面,辽宁省都比吉林、黑龙江差了一大截。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去年东北三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总额为4万亿元,比2014年下降11.6%,其中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仅完成1.7万亿元,比2014年下降27.8%;工业增速方面,去年吉林和黑龙江分别增长5.3%和0.4%,而辽宁工业增加值是-12.7%;财政收入方面,去年东北三省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4520.1亿元,比2014年下降20.6%,而辽宁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2125.6亿元,比2014年下降33.4%。

  与会专家认为,依赖投资和需求刺激政策已难以为继。新一轮东北振兴,需要瞄准结构性矛盾和产业转型升级的目标来调整产业政策。

  据前述接近国家发改委专家分析表示,目前,国家层面上对新一轮振兴东北的政策已经明确,就是通过三年实施127个重大项目, 投资1.6万亿元,发挥公共领域投资和民生领域投资的引导效应、拉动效应,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到新一轮振兴东北当中。

  1.大规模投资和需求刺激政策已成强弩之末。

  央企改革是核心

  刘世锦认为,近期重启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首先需要科学评估以往振兴思路和政策,总结经验教训,进行适时调整。如果继续沿用扶持“输血”、投资拉动的办法,且不论正确与否,实际可操作空间其实不大,短期刺激效果也未必见到,更重要的是可能错失振兴机遇。

  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国企改革是新一轮振兴东北的关键所在,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也表示,东北国企改革的核心是央企改革。

  曹远征认为,总需求扩张政策只能防止更大的衰退,而不能有效地提升经济增长。如继续实行大规模投资和需求刺激政策,将引起企业负债率过高,加大经济系统性风险。

  央企的主要特点是块头大,占用社会资源比例大。在东北三省,央企无处不在,地位举足轻重。统计数据显示,现在东北总共有央企3180多家,总资产约4.6万亿元。在去年GDP增速排名最末的辽宁省,央企就有1751户,占辽宁工业40%。吉林的工业主营业务收入90%来自央企,跟地方无关。

  常修泽认为,前些年东北问题所谓的和缓,很大程度是靠着大量投资来支撑的。现在经济下滑以后,投资驱动型的经济发展方式难以为继。

  东北的央企大都集中在过剩行业,像钢铁、水泥、煤炭、石油炼化等传统支柱产业,有近一半的生产线都是停止工作的,如此严重的产能过剩情况在其他地区极为罕见。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加,央企经营状况不断恶化,到去年东北的央企已经整体上处于亏损的状态,而其中不少央企都可以归入“僵尸企业”之列,靠政府补贴勉强维持。

  中国经济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振兴院专家委员会委员王小鲁认为,目前刺激性政策的效果已显著降低。东北地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应该放在坚决革除体制机制弊端上,把保增长的任务让位于调结构和促改革,以破解经济结构失衡的难题。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上半年曾在东北三省做过调查,发现“僵尸企业”的问题在东北尤为突出,仅在辽宁无资产、无生产、无偿债能力的“三无僵尸国企”就高达830余家,而其中绝大部分又都是央企。

  谢地认为,东北过度依赖投资造成了诸多弊端。一是以房地产及基础设施投资为主要特征的投资潮导致杠杆率过高、金融风险加大,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比较突出;二是遏制了企业的创新活力,激发了各地区、各部门的盲目扩张冲动;三是对“大水漫灌”式传统需求刺激政策有不切合实际的期待,对供给侧与需求侧同时发力,也缺乏方向感。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发布于澳门微尼斯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观点综述,东三省经济增长持续排名垫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