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蚂蚁金服被央行约谈,蚂蚁金服高杠杆惹祸

摘要:从收购美国大型汇款公司MoneyGram(速汇金)被否;到支付宝年度账单默认勾选协议惹祸被监管约谈;再到消费金融业务因高杠杆或触及监管红线引发关注;蚂蚁金服的2018年开年看起来不太顺! 如果说,收购速汇金失利已是既定事实,支付宝年度账单涉及用户隐私问...

图片 1

  从收购美国大型汇款公司MoneyGram(速汇金)被否;到支付宝年度账单默认勾选协议“惹祸”被监管约谈;再到消费金融业务因高杠杆或触及监管红线引发关注;蚂蚁金服的2018年开年看起来不太顺!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国人民银行多位官员已与蚂蚁金服会面,讨论蚂蚁金服消费金融业务高杠杆问题。同时,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称,在蚂蚁金服降低杠杆水平之前,中国央行可能会阻止蚂蚁金服发行新的消费贷款证券。

  如果说,收购速汇金失利已是既定事实,支付宝年度账单涉及用户隐私问题已被正视并开启整治;那么,消费金融杠杆过高的问题,或许目前仍是令蚂蚁金服最“糟心”的事儿。

此消息传来,立即在网上引起热议,网友们纷纷表示如果蚂蚁金服停止发行新的消费贷款证券,那么自己的花呗、借呗还能用吗?

  高杠杆引监管关注

同时,也有人提出质疑,存在消费金融业务高杠杆问题的公司并不在少数,为何只有蚂蚁金服被约谈?

  从最早境外媒体曝出“央行与蚂蚁金服会面讨论蚂蚁金服消费金融业务高杠杆问题”至今,有别于对支付宝账单事件的迅速反应,蚂蚁金服方面始终未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

一、树大招风!蚂蚁金服是目前ABS最大发行方

  上述报道还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在蚂蚁金服降低杠杆水平之前,中国央行可能会阻止蚂蚁金服发行新的消费贷款证券。

事实上,在监管来临之前,多数小额贷款企业都喜欢将消费贷款打包成证券,在中国新兴的ABS市场上出售给机构投资者,以此来筹集资金。

  就高杠杆问题以及消费贷款证券发行事宜,《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联系蚂蚁金服方面,但对方至今未给出正面回复。

此外,许多互联网科技公司也会发行小微贷款支持的ABS,比如京东、百度、唯品会和小米,以“阿里系”的表现最为突出。蚂蚁金服则是ABS的最大发行人,2017年的发行量占到总发行规模的60%。

  蚂蚁金服相关人士仅给了记者一个文章链接,内容主要为1月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对相关媒体一个提问的回复:发行ABS的小贷公司会根据央行2017年12月8日印发《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规定调整杠杆率,ABS产品发行在交易所审核政策方面没有变化。

仅蚂蚁金服旗下的“借呗”,在2016年年底累计放款已超过3000亿元,为其消费金融ABS的发行提供了充足的、可选择的基础资产。

  然而,上交所对于ABS产品发行的审核政策没变,并不意味着蚂蚁金服消费金融的杠杆率没问题。

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蚂蚁金服ABS发行规模分别为144亿元、726亿元,而截至目前,蚂蚁金服存量ABS余额已超过2500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对蚂蚁金服的确有指导意见,但是具体内容不方便透露。”

图片 2

  据记者了解,蚂蚁金服近日撤回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ABS产品发行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只有18亿,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为20亿,这也就是说,蚂蚁旗下花呗、借呗主营公司的融资总额与资本金额的比例已远远超过了重庆银监局2.3倍的杠杆要求。

  对此,蚂蚁金服表示,取消发行计划是因为2017年底融资情势紧俏及债市定价上升。

在消费金融ABS领域,“阿里系”能在市场取得快速发展,得益于“阿里系”平台“花呗”、“借呗”等面向网络消费群体产品的贡献;根源则在于其电商业务对相关业务领域的投资、合作保障了业务渠道的畅通。

  另外,近几日,部分支付宝用户反映,在未给出理由且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自己的蚂蚁借呗账户被突然关闭。

根据蚂蚁金服的官方说法,花呗是蚂蚁微贷提供的信用支付方法,可以用于天猫、淘宝和部分阿里体系外的商户消费购买,是典型的消费信贷产品,可按监管要求继续开展。

  对于这一操作,蚂蚁金服方面解释,作为一款消费信贷产品,蚂蚁借呗会基于用户的使用情况和信用行为,对用户的资格和额度进行动态调整。因此,有部分用户被清退资格或降低额度,或者有部分用户被准入或提高额度,都是正常的。

而蚂蚁借呗是蚂蚁商城推出的用于个人消费的借贷服务,官方认为仍然是依托电商场景和支付宝APP 的消费信贷类产品,且在目前的申请界面已增加贷款用途填写。

  “在中国经济整个去杠杆化的进程中,银行、证券、信托等传统金融机构都在去杠杆,互联网金融杠杆率持续上升的现象必然会引发监管的注意。而且,由于互联网金融行业近年来乱象丛生,自然更是监管进行整治的重点对象。”上述消息人士指出,“2017年监管首度对支付宝和财付通这两家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巨头开出罚单,虽然罚金只有3万元,但监管释放的信号很明显。”

但在其实际发放贷款时,对个人借贷用途并没有审核,贷款资金并非直接划转至商家账号,也不存在资金的使用监管,难以明确确认为是消费贷,有被监管认为是“现金贷”的可能。 一旦被认为是“现金贷”,业务存在暂停可能。

  合规无非两条路

二、ABS渐成消费金融“润滑剂” 迎爆发式增长

  蚂蚁金服在消费金融方面的杠杆究竟有多高?

在2013年前,ABS发行还实行审批制,当时市场规模仅在200亿左右。而到了2014年下半年,证监会将ABS发行从审批制改为了备案制,发行流程得到极大的简化,ABS市场规模遂进入了井喷模式,当年的累计发行总额就比2013年暴增了10倍。

  蚂蚁金服旗下“借呗”和“花呗”的运营公司分别为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共有38亿元的注册资金。其中,蚂蚁小贷注册资金18亿元,蚂蚁小微注册资金20亿元。按照《重庆市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规定可以放大2.3倍,也就是说两家公司总共可以做87.4亿元的生意。

此后的三年时间,ABS市场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的状态,并于2017迎来二次井喷,规模一举突破万亿元大关。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发布于理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传蚂蚁金服被央行约谈,蚂蚁金服高杠杆惹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