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mo3D会是击垮ETH的,科学幻想式结局的的人性实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首的危险。

果不其然,山寨Fomo3D游戏蜂拥而至,其中夹杂着留有后门的骗子。

---马克思

图片 1

资本逐利,背后是人在逐利。

8月17日,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的类Fomo3D游戏Last Winner首轮宣告结束。有消息称,该游戏最终Winner赢得7755个以太坊(ETH),约合人民币1500万元。然而,区块链安全公司PeckShield宣称,获奖账户为“外挂”账户,游戏进行期间利用空投机制已经薅羊毛获利231个ETH。所以这个Last Winner游戏被多方质疑是一个骗局。

科学研究表明,人之所以爱赌博,爱投机,是根植于基因中的本来有益进化的机制,受到了“赌博”这一产品的扭曲。

推广宣传中,Last Winner声称是首款完全去中心化的类Fomo3D游戏DApp,完全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原生开发,“内置以太坊钱包基础功能,解决了大部分用户无法安装浏览器钱包插件问题,同时相比网页版的同类游戏,LW版游戏界面更加美观,体验更加流畅,游戏玩法更加刺激,堪称良心之作。”游戏上线后火爆异常,4天内吸金约合人民币2亿元,造成以太坊网络持续拥堵。

通常我们在成功完成一件事情的时候,大脑中脑源神经回路的多巴胺会快速释放,给予人奖励的快感,而这种释放的峰值恰恰发生在这件事情尚未成功却又将要成功之时。

曾有多家区块链安全公司对Last Winner发出风险预警,认为该游戏代码未开源,且没有在etherscan官方浏览器上进行任何认证,无法保证参与者的资金安全。果然,先是传出Last Winner被黑客用攻击合约盗取5194ETH的消息,然后是大奖被“外挂”账户斩获。

这种机制的设计本来是为了激励人类在快接近成功的时候加把劲,冲过终点。但是在赌博的过程中,每一次骰子点数少一点,每一次Flush(同花)输给了Full House(葫芦),都会导致多巴胺的释放,给赌徒造成“我只差一点就赢了,再来一把”的正向激励,最终成瘾,难以自拔。

如果Last Winner真的是骗局,就增加了一个新的案例,证明“什么好东西到中国都会被玩坏”。因为,Last Winner所模仿的Fomo3D游戏,创建了一个完全由智能合约完成的资金运作模型,是区块链技术迄今为止最完美的应用。Fomo3D设计精妙的“夺宝”规则,是只有区块链技术出现,才可能实施的人性实验。

这个理由也可以用来解释,虽然彩票的赔率要高很多,但是赌博上瘾的人却比买彩票上瘾的要多得多,因为赌博游戏快速迭代的机制给参与者脑源神经回路的刺激要更强,吸引力度也会更高。

人性善?人性恶?这是人类千百年来争论不休的终极问题。但无论如何,贪欲都是一种基本人性。通过劳动,通过交换,通过抢夺,通过天赐,不同个体运用不同手段来满足贪欲,保障生存和延续。而赌,是满足贪欲的一条捷径。所谓赌,就是不同的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智力能力的不同,造成掌握事实和对未来判断的差异,加上风险偏好习惯,期望用比较低的投入获得高额收益。

好了,如果有一场赌局,拥有像彩票那样高达百万的赔率,又能够在30秒的时间内公布结果,那些在市井巷陌精打细算的麻将雀友,那些在赌城包厢豪掷万金的超级大户,那些相信自己能够被上天眷顾30秒的芸芸众生,他们会怎么做呢?

有种说法认为,赌场是人类最古老的行业之一。赌场将赌博行为简单化和标准化,成为检验人性的试验田。结论就是,因为贪而生的赌性是无法克服的,明知常赌必输,人们依然趋之若鹜。或者相信能力和判断,或者相信“运气”,人人都希望以小博大。

图片 2

人类赌性无法消除,博彩业永远兴旺发达。但传统的博彩业有个阴影一直挥之不去,那就是作弊。赌场和庄家是否提供了公平的环境和器具?是否控制输赢?参与者是否“出千”?这个问题,无论是赌博合法化的澳门或拉斯维加斯赌场,还是“比较健康”的体育彩票和福利彩票,都无法完全解决。相形之下,因为操作成本高而造成返奖率低的问题,比如中国福利彩票返奖率只有约50%,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最近大火的Fomo3D,似乎就是这样一种赌局。

图片 3

TeamJust团队开发的Fomo3D游戏,这几天火遍币圈,大大小小的分析文章也在朋友圈广为流传。

直到区块链的出现,为博彩业彻底解决作弊疑云提供了技术基础。区块链网络具有去中心化特性,没有中央控制方,项目按照共识协议自动执行,能够一劳永逸地消除博彩业的作弊问题。可以预见,博彩业将会是区块链技术落地的第一个大规模应用场景。当然,由于区块链技术仍处于发展初期,加上法律障碍,区块链赌场或区块链彩票尚未大量涌现,但Fomo3D游戏已经让人们看到了这个行业新的曙光。

剔除掉一些规则细节,游戏的基础设计其实相当简单。每一个参与者需要支付ETH购买Key参与游戏,后入者支付的资金一部分用于奖励先入者,一部分给予P3d游戏中Key的持有者分红(P3d是Team Just团队开发的另一款游戏),还有一部分则会进入奖池。

按照Fomo3D的设置,每一整局游戏在24小时的倒计时之中,玩家花费以太坊购买“Key”,每当有玩家购买“Key”,倒计时便会增加30秒,超过24小时则不再增加。24小时倒计时结束时最后一个买入“Key”的玩家拿走奖池中48%的奖金。为了吸引用户加入,Fomo3D采取了分红机制,参与玩家可根据自己持有的“Key”的数量占总的“Key”的数量的比重,获得后加入玩家支付以太坊数量一定比例的分红,即时分红,随时提币。为了增加趣味性,游戏将玩家分为蝰蛇队、公牛队、鲸鱼队和白熊队四个战队,各战队获得分红的比例和最终的奖励不同。游戏还采取了推荐奖励和幸运糖果机制以吸引用户。

游戏设计了一个倒计时限制,每新买入一个Key,倒计时则延长30秒,但上限是24小时。如果24小时之内没有新人入场,则刚刚最后一个入场的玩家将会领走48%的奖池资金。

如果没有区块链,Fomo3D游戏就是一个典型的“庞氏骗局”:先加入者瓜分后加入者的资金。但因为是区块链上一个开源的智能合约,保证整个过程透明、最终大奖无法作伪。虽然同样是先加入者分后加入者的资金,但后加入者或者相信后面仍然会有大量加入者,或者有博取大奖的诱惑,心甘情愿加入。而且,当没有后续者加入时,游戏是以发出巨额大奖结束,与“庞氏骗局”的崩盘有天壤之别。

简而言之,这是一款结合了资金盘 赌博的区块链游戏。最先入场者有机会躺着赚分红,最后一个玩家则将会获得最终大奖,很大的一笔钱。

Fomo3D游戏既考验人在金钱和暴利面前的贪婪,也测试人在不同时期投入资金时的理性计算能力,是一个堪称完美的人性实验。其结局更是充满了网络时代的科幻色彩。

游戏目前已吸入95000多个以太坊,由于持续有玩家入场,游戏倒计时现在仍在23小时以上。

8月22日14时48分,Fomo3D第一局出人意料地结束,地址为0xa169的玩家获得最终大奖10469枚以太坊,约合人民币2200万元。多家机构技术分析后认为,获奖者是一名黑客,为了获取最终大奖,采取了一些特殊策略。

当前市场上仍不断有新的玩家参与到Fomo3D中去,也还有很多看客正翘首观望,不论是已经下场的还是正在场边的玩家,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fomo3D之后会怎么样发展下去,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

据分析,0xa169玩家8月15日进入Fomo3D游戏后,就采取自己购买“Key”后阻挡其他玩家策略,试图成为最后一人而独霸大奖。经过超过百次的努力,在最后一次购买后,通过自己的智能合约向以太坊网络发送大量天价手续费(Gas)的交易,因为以太坊矿工打包区块的策略是高手续费优先,所以该玩家的天价手续费交易在三分钟内阻挡了其他玩家在Fomo3D游戏中购买“Key”,从而保证自己成为最终赢家。

决定fomo3D发展走向和结局的因素有很多,我们首先需要足够清楚这个游戏背后的经济模型设计。

这个结果,可以说0xa169玩家利用了区块链发展不成熟的技术漏洞作弊。但因为Fomo3D游戏的规则和执行完全透明,该玩家用技术在规则内获胜,又令人无话可说。

前方高能预警,推演过程,需要搭配高等数学一起食用,请各位看客做好心理准备。

当然,Fomo3D游戏只是区块链技术和博彩业结合的第一缕阳光,众多模仿者会根据实际情况和技术发展对规则和程序进行修正,使游戏更加公平。受其启发的区块链或博彩从业人员会增加游戏种类、丰富游戏场景,制作出更加吸引人的区块链博彩类游戏,描绘出一幅更加准确的人性图谱。

Key的价格会怎么样变化?

我们首先从智能合约的代码中扒出ETH总量和Key总量的关系:

图片 4

为了方便展示,公式中用ETH代表游戏里吸纳的ETH总量,Key代表游戏中生成的Key总量,我们再引入几个参数:

a=78125000,b=74999921875000,c=1018

公式可以简化为:

ETH=(a*Key2 b*Key)/c

两边同时对Key求导,即可得出此时Key的单价:

PKey=dETH/dKey=(2a*Key b)/c

可以发现Key的价格PKey随着Key总量的上升而线性增长。

假设游戏现在结束,最终大奖的赔率是多少?

当前游戏的倒计时还有23小时以上,这时候入场的玩家,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寄希望于成为“早入场玩家”,等待后来者给自己贡献分红。随着这个游戏吸纳的玩家越来越多,当进场玩家对于后面还会增加大量新玩家的预期降低,游戏的倒计时将明显加快。而当游戏进入到最后的倒计时,我们可以想象会涌入一批玩家来争夺成为“最后一个入场者”的大奖机会。

假设当前游戏已经进入到最后的三十秒倒计时,那么,市场上持有ETH的玩家此时将面临一个选择,是不是要以当前的高价买入key,冒着收不到什么分红的巨大亏损的风险,来争当最后一棒?

这个时候,决定ETH持有者是否入场一博的最重要的因素,则是最后入场者获得最终大奖的赔率是多少。

考虑到玩家最后能拿到奖池里48%的资金,最后一个买入Key的人所能享受到的赔率是: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发布于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Fomo3D会是击垮ETH的,科学幻想式结局的的人性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